洛汭

洛汭

柴胡升麻莱菔子,升清降浊奏功奇。今既坠其鬼胎矣,自当大补其血。

及两胁彻背,连心疼痛,气绕脐下,状如虫咬不可忍。人云怪病每起于痰,其信然与。

精泄神脱,舍大补其气与血,别无良法也。肌肉生迟,加白蔹、肉桂。

一方治房室劳伤,小便尿血。盖新产之余,水乃遽然涸去,虚火尚不能生,火既不生,而寒之象自现。

有痰者,有火炎者,有阴虚者,凡喘未发时,以补正气为主;已发时,以攻邪为主。况木中之火,又易动而难静。

一方治妇人干血气。 用车前子炒为末。

Leave a Reply